勸小孩  /  吳麗芬

 

     想想國老師經常帶著孩子去附近國小玩,「鬼抓人」向來是低年級的最愛,無論當鬼還是當人,都一樣興奮到難以停止,尤其是當老師說「該回去囉!」的時候,那個當鬼的,總想把握住最後的機會奮力一抓,而被抓的往往不服氣爭吵著「不算」,為了避免這些無謂的爭執老是出現,孩子們之間也逐漸發展出默契—當老師宣布遊戲時間結束後,就不可以再抓人了。

 

     這一天玩鬼抓人,輪到二年級的小耘當鬼,但不久,講好的時間到了,老師宣布遊戲時間結束準備帶大家回去,小耘卻還是抓了人,被抓的阿承非常非常憤怒,整個人都氣哭了,不願意跟大家走,於是一個老師就留著陪他,另一個老師先帶其他孩子回來,我一聽說這事,馬上找到小耘:「我是要來幫你的,現在你麻煩大了。」平時容易溜掉的他,這時便好好來端坐我面前。

 

    「剛才在國小你是不是在遊戲時間結束還抓人」,他點頭,「這件事如果沒有解決,你的朋友會變少」我憂心說,沒想到他說他沒差,朋友一個就好,故意跟他說法搗蛋,我說:「一個太少了啦,起碼也要有三個吧!」他竟認真想了想說:「那我已經算有了」,我問:「那阿承算是其中一個嗎?」,他搖頭,我又問:「你不喜歡他喔!」,這回他撇過頭去沒說,我試著猜他的心:「還是你覺得他不喜歡你?」他點頭:「他本來就不喜歡我」,我說:「所以你故意要抓他,如果是你喜歡的就不抓?」他趕緊說:「是剛好啦!」我又追問:「你有沒有想過阿承被抓到會那麼生氣?」他搖頭,我問:「那看他那麼生氣是不是很意外很驚訝?」意外地,他說的是:「不會驚訝啊,他本來就是這種人。」

    虧我反應也算快,立刻回應:「喔!所以你早知道他會這樣,那是故意想看他這樣嗎?」他嘟嘴不服提高聲調說:「你怎麼知道我故意?」幸好還沒忘記前面談了什麼,我平淡說:「你剛才自己講的啊,你不是承認有抓他嗎?不故意怎麼抓人?」這時,他聲音變小,好像在跟自己講話:「對,是我講的。」這時的小耘模樣實在可愛,但我不能分心,要把事情好好談完才行。

 

    看看時間已經過了二十分鐘,跟孩子談這種話實在不宜太長,免得把他們弄得太累反而失去應有的效果,接下來我很希望他趕快自己說要去道歉,於是我問:「那現在怎麼辦?要怎麼彌補?」沒想到他久久不講話,只好直接勸他:「我是建議你要去跟他道歉啦,不然你說說看還有什麼方法可以彌補?我建議你道歉並不是因為我都幫阿承,我是幫受委屈的人,以後如果誰讓你受委屈,我也會幫你的。」但他還是不講話,就在瀕臨沒輒又不肯罷休的情況下,忽然靈機一動問他:「你是不是擔心道歉也沒用,他也不一定原諒你?」他這一點頭,我就會了,趕緊說:「一個人承認自己有錯是很勇敢跟了不起的,因為自己錯了而去道歉是第二個了不起,你剛才已經很了不起承認是自己錯了,我想你一定可以去面對這件事,今天如果你沒有面對,我擔心會有一個不好的東西跑進你心裡—你會覺得自己是壞孩子。可是,你是好孩子,很好很好的孩子,只是別人不了解你而已,你應該讓大家知道你的好。」那刻,一股暖流在我們彼此間流動,我感到他的心完全柔軟了。

 

    「好了,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,讓你做最後決定,其實道歉也不一定要說對不起,也可以有別的方式…」話還沒說完,他立刻說:「我不要當面說」,「那寫小紙條,我借你一張紙。」我高興地說。

 

    不知道他寫了什麼,但我看見小耘追著要回家的阿承,塞給他一個信封,兩人露出會心的微笑。

 

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73期(2012年3月號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茉莉花園 的頭像
茉莉花園

茉莉花園 小種籽私塾

littleseed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